女人衣服别乱买,三伏天这样穿好看不挑人!

 

中年的女人,固然有了些经济基础,可以买得起喜欢的衣服包包,可是当买回家的衣服穿上没有想象中的效果,不仅自己不开心,还会被老公孩子嫌弃。

 

 

 

 

 

女人要懂得为自己投资,更要懂得正确为自己投资,要不然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买衣服就像选老公,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当然还有很多衣服的款式是不挑人的。不管你多少岁,什么样的身材,穿上它都会很好看。这样的衣服很难找,小编已经为你们找到啦。不管喜不喜欢,看看再说~

 

 

1夏季新款真丝假两件连衣裙

 

 

 

 

在众多的款式中,假两件是恒定不变的时尚款。炎热的夏天里穿一件衣服都嫌热,而真丝自带吸放热性,让你有如呆在空调下一样凉爽。而假两件的真丝也是如此啦,不贴身不黏腻,飘逸垂顺并且很有层次感。

 

 

 

我推荐的这件衣服是100%的桑蚕丝面料,上身是黑色的圆领真丝衫,胳膊是透明的黑丝,清凉舒爽中带了点小性感,袖口和腰部荷叶边的设计又增加了些女人味。之所以说它不挑人正是因为腰部收口,可以束出腰线,下裙大大的伞状又很遮肉,所以非常显瘦哦。 喜欢就把它带回家~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2优雅V领印花桑蚕丝长裙

 

 

 

 

上条裙子比较适合50岁以上的美女穿,不过有的美女40岁左右想追求更年轻、更洋气的款式,小编推荐这款V领印花长裙。最喜欢它的水红色印花,显得整个人都气质很好呢。长长的裙摆把大屁股、小粗腿都遮住了,搭配一双高跟鞋气质更好!

 

 

 

尖尖的小V领可以拉伸视觉效果,让我们的脸型更瘦更完美。袖口的白色木耳边突出了少女心啊,飘逸垂顺,拼接在碎花裙上,显得人非常年轻。腰部也有一圈木耳边一直垂到裙摆处,这样就非常女神范儿了,这条裙子还有黑色印花款,相比来说黑色更低调优雅,红色更年轻有活力,看你喜欢选择了哦~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3新款显瘦印花桑蚕丝连衣裙

 

 

 

 

这条裙子是适合身材瘦一点的美女穿的,款式比较修身,袖子也是很精炼的短袖,一条细细的腰带束出腰身,显得你整个人都非常年轻漂亮有气质。当然微胖女人穿它也是非常适合的,看起来前凸后翘的,是个男人都会被你迷到!

 

 

 

尖尖的小V领还挖了个小口,设计感是不缺的,如果能配上一条细细的锁骨链就更好看了。胸部一排小小的紫色纽扣增强了层次感,更能突出胸部的曲线,肩膀上部是没有里衬的,更有性感的元素在里面,裙摆是伞裙的样式,蓬蓬的感觉让你更有少女味,年轻10岁没问题~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4新款系带印花桑蚕丝连衣裙

 

 

 

 

这条裙子是比较简单大方的款式,丝绸的面料很纯粹,有淡淡的暗哑的光泽。印花是红色和绿色的低饱和度的花朵,腰带也是同色系的款式,随意的打个结,就有种很大方很洒脱的感觉。领口一圈白色的锁边我很喜欢,加入了美式复古风的元素,特别显年轻!

 

 

 

 

 

袖子比较短,裙摆刚好到膝盖,是不会过长显得拖沓、也不会过短不利索的感觉,如果你是职场女妖精,穿上这个就会显得自信从容。如果你是居家主妇,穿上它就显得温柔丰满。这件衣服本身就是百搭经典的款式,衣服怎么搭配,就看你有多少想象力了~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5夏新款韩版v领高腰连衣裙

 

 

 

 

韩版的款式是当今年轻人的最爱,稍加改动设计款式,我们也照样能穿的很出彩~ 这条裙子的花色依然是淡雅的大面积印花,与众不同的是胸前开了个夸张的V字领,领子里加了同色系的里衬,所以并不会觉得浮夸,而彰显了时尚的态度。大大的V领太显瘦了!

 

 

 

它有三个颜色,蓝色比较像大海,清凉蔚蓝,穿上身看上去就很清爽轻盈。黄色是很显肤色的颜色,穿上它显得脸上脖子上肌肤都很白皙水嫩,嫩得好像30岁女人。还有件红色的,适合更有气质更妩媚的女人穿,很显年轻。苍青色就比较低调啦,50岁以上的可以选择这款。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买▲

当苏冽开着她的甲壳虫,载着我在高速上奔驰时,我才意识到,又是新的一天。 昨天晚上的悲伤早已不复存在,梦里陆齐铭的脸也随着清晨的第一道阳光不捅而破。我把头探出车窗外,英姿飒爽地唱,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啊啊……看着路过车里的人惊疑不定的眼神,我从起床到现在低沉的心情终于激昂了起来,得意地把头缩进来。苏冽瞥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问她,有什么事吗? 她转过头,关怀备至地看着我问,你……没事吧? 我斜睨了她一眼,我知道苏冽此刻一定特别不安,当初我和陆齐铭分手时,给她打电话,当时她正准备去开会,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特别不耐烦地回应我,操,你别他妈的娱乐我,你今天就是说陆齐铭送你个炸弹我都信,但说你俩分手,可真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断了。我抱着电话,欲哭无泪,本来已经被爱情伤到筋骨的我,对这个世界更加绝望了,我这交的是什么朋友啊! 所以这会儿,我不打算放过她,瘫在座位上,垂下眼睛,一脸忧伤。 苏冽从没看过我不活络的时候,所以她立刻就急了,转头惊异地问,操,林洛施,你他妈的不会被欺负了吧? 我继续保持沉默,忧伤。 苏冽和米楚一样是急脾气,问完后看我没回话,立刻就把车引擎给灭了,让正在享受给这个女强人带来不安的我,二话不说 就愉悦地朝挡风玻璃冲了过去,从美梦里摔了出来。 我横她一眼,你干吗呢? 她打着方向盘,斩钉截铁地说,回去!把欺负你的那个傻叉给办了! 这下轮到我急了,要知道,这可是高速!回头路?说不定就车毁人亡了!我拉住苏冽,讨好地说,姐姐,我错了,刚才是骗你的,我能有什么事啊。 说完我冲她眨了眨眼睛,恨不得转一圈给她看。苏冽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看到我浑身都发毛了,才冷哼一声,是啊,我应该考虑下,惹到你林洛施,她会有什么事。 我讨好地冲苏冽笑,苏冽不理会。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把昨晚的事绘声绘色地交代了一遍。最后,我以“陆齐铭丢了我这株暴风雨里的杂草,换了朵连酒都不会喝的温柔似水的玫瑰”做了总结语。 我以为苏冽听了我这么悲伤的叙述,会和我一样感同身受,愤怒地对陆齐铭进行追责讨伐,却没想到她刚刚还是一副不满的模样,转眼就笑得格外淫荡,她说,林洛施,你就是一纸老虎,整晚上没见你放一个屁! 我立刻就飙了起来,操,好歹姐得有个缓冲的过程,你让陆齐铭现在再带那朵玫瑰到我面前来,姐他妈的不甩她几巴掌就不姓林! 苏冽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问,说实话,跟陆齐铭分手,你真的不后悔?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米楚说的话,她说,林洛施,陆齐铭以前是潜力股,现在噌噌两下就他娘的涨成了优质股,奔腾到他身边的那些小女生,真比看到五百万都喜庆。 我把米楚的话跟苏冽重复了一遍,最后双手交叉叠在后脑勺上,瘫在靠背上说,谁说我林洛施以后碰不到蓝筹股了呢。 苏冽哈哈大笑起来,她说,洛施,我就喜欢你这点,对生活永远都抱着希冀! 车窗外的城市,沉默空旷,车水马龙的街头,喧嚣的人群,在晨光熹微中,像一幅素描画,淡淡的笔调,显得异常清冷。 那一刻,我忽然很文艺地想起了《圣经》里的一句话,我又看到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海也不再有了。 我深沉地对苏冽说,可是生活永远会将我的希冀打破,不是吗? 苏冽没有说话。 因为我们都明白,可怕的现实在我们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迹。 如果不是被现实所逼,我怎么会如此急于找工作。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我怎么会放弃最美好的校园生活。 就像此刻坐在我旁边驾驶位上的苏冽,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身上的真丝吊带裙够我吃半年的鸡肉卷。她在市里最大的装饰公司担任首席设计师,每天锦衣玉食,金钗美器,年纪轻轻便拥有了一些人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只是谁都看到了她人前的风光万丈,却永远不会想到她背后的心酸。 谁会知道,四年前的苏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女孩。 那时,她穿着背心,牛仔裤,背着双肩包,包上还挂着一个可爱的小熊,走起路来晃晃荡荡的。她素面朝天,一副高中生的打扮,眼神纯净懵懂,对任何人都没有防范,所以,就连小偷把手伸进她的包里时,她还在仰着纯净的笑脸给别人让座。 集善良与美貌于一身的我,在那一刻化身为行侠仗义的女侠,冲上去装作熟人跟她打招呼,搭着她的肩膀暗示她在最近一 站下。直到下车,她还迷茫地看着我问,同学,我好像……不认识你。 我对天翻白眼,刚刚有人偷你钱包。 而苏冽下一刻的动作和话语,我一辈子都铭记在了心里。 她惊呼一声,立刻从包里翻出钱包,当看到里面的钱时,顿时长嘘了一口气,亲热地拉着我,微笑而真诚地说,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这个月就喝西北风了。 她说完后,我却觉得一阵心酸,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钱包里,只有一张孤单的五十块钱。她说那是她一个月的饭钱。 那一年,我念高一。如今,我大一辍学,一晃神,四年的光阴就从指缝中仓皇流逝了。 我忽然明白小时候写作文,最喜欢在第一句话就写的“岁月如梭”这四个字所表达的残忍了。 岁月如梭。 四年后的苏冽,同事结婚打五千块钱的红包,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带我们去吃饭的地方,也一次比一次高档,当初那个吃肯德基都要算半天账,从网上下载优惠券的女孩早已遗落在了记忆的彼岸,取而代之的是此岸这个做一次头发都够我跟米楚两个月花销的女金刚。 面对生活,她终于收敛了大哭大笑的真性情,变得遇事沉稳,不动声色。 生活给予什么,她便镇定地承接什么,即便是混着蜜糖的砒霜,她也仰头吞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怀念从前那个笑容纯净羞涩的女孩。 [2]初次进城,请多多关照! 车子在华天大厦停下时,我还沉浸在当年苏冽在站牌下拿着五十块钱对我扬脸微笑的场景之中。 苏冽拉了一把沉默的我,说,别想了,陆齐铭跟那朵玫瑰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我没告诉她,其实我没在想陆齐铭和张娜拉,却下意识地问了她为什么。 她冷笑道,鲜花往往不属于赏花人,而属于牛粪。 我一瞬间呈现失语状态。我没告诉苏冽,说张娜拉是鲜花不过是抬举她,米楚说她充其量就一狗尾巴花。 苏冽拿着比她的脸都精致的包,边下车边和我说,洛施,姐能耐不大,你平时不是喜欢写写画画吗?姐先帮你找了份出版社的工作,你看着不行再换。 我抬头看了看威严耸立、豪华牛叉的华天大厦,对苏冽所说的“能耐不大”表现出深深的崇敬,这年头,像苏冽这么谦虚的人不多了。 租用华天大厦的可都是本市的知名企业啊。 更何况是出版社!我一个大学没毕业的,想都没想过。 我拉了拉身上的T恤,终于发现米楚说我没职业装是多么寒酸的一件事了。再看身边穿着真丝吊带裙,跟参加盛大晚宴一样的苏冽,真是QQ跟兰博基尼的差别。 我颤巍巍地问,苏冽,那个……我是去倒水还是扫地? 苏冽鄙视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卑啊!说完,她就带我直奔华天大厦。 苏冽对这里显然很熟,轻车熟路地带我拐进电梯。我站在电 梯里啧啧感慨,这里连电梯都豪华得不像话,跟我住的地方的破电梯比,岂止天堂地狱。 苏冽提着包,双手交叉在身前,名门淑媛的风范一览无余,我跟乡下卖猪肉的一样,大大咧咧地跟在她身后。 当电梯到达十一楼时,随着“叮咚”一声门开,我觉得有一阵深深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坐着一堆穿着得体,面容优雅的小白领。 起初我还羞赧得跟乡里来的一样扯了扯衣服,摸摸头发,但当我一路走来,才发现自己做这个动作有多么多余。这里的每个人都盯着电脑,头都不抬一下,没有人会去注意电梯里走出来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 深深的浓厚的文化气息啊!我想象着自己不久后就要枯木逢春,摇身变成才女的情景,兴奋异常。 苏冽气定神闲地带着我穿越了一个又一个办公区,最后在一个办公室门前停住。她优雅地抚了一下刘海儿,办公室旁边就有一个女秘书立刻站起身,尊敬地说,苏小姐,蒋总在里面等你。 正沉入幻想的我听到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后,瞬间犹遭雷霹。我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当我看到女秘书的胸早于脸,就清楚地明白,刚刚不是错觉。 竟然是她! 对面的女秘书看到我的脸后,显然也异常惊讶,她“啊”的一声娇柔地尖叫着,挺着壮观的胸,像柔弱的小鸟一样飞身扑了上来,惊喜地问道,林洛施?!真的是你吗? 她娇嗔撒娇的模样比见了亲人都亲。我呆愣在原地,任她抱住肩膀死噌,嘴角抽搐,唐琳琳?你……怎么……我的话还没问完,唐琳琳就迅速地接道,是啦是啦,我在这里好久了。 说完她放开我的肩膀,手顺势滑下来拉住我的手臂,开心地摇晃着,洛施,真没想到能再见到你,好巧啊! 我顶着死机状态的脑袋,对她勉强地微笑,我……也……很高兴。 唐琳琳激动地问,怎么样,你现在过得还好吗?你怎么会来这里? 说到这里,她突然转头看了看苏冽,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是苏小姐介绍的人吧?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苏冽也冲她淡淡地点了下头,说,我们先进去了。 唐琳琳听了苏冽的话,立刻放开我,干笑道,刚见到洛施太高兴了,还请苏小姐见谅!你们进去吧,蒋总等你们好久了呢。 苏冽推开门走进去,我机械地随着她朝门里走去。唐琳琳拉了我一把,我回头,她冲我莞尔一笑,天真地吐了吐舌头说,我们要成为同事了,好有缘分。 我龇牙咧嘴地回了她一个不自然的笑,然后逃命似的随苏冽进了传说中蒋总的办公室。 如果唐琳琳是一波巨大的冲击,那这个蒋总的办公室就更让我目瞪口呆了。 整个办公室都是一片白色,沙发,窗帘,书柜,办公桌,笔记本,就连脚下的地毯,都是灰白色的。到底是怎样有洁癖的人,能把办公室搞得跟医院一样。 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传说中的蒋总,逆着落地窗的光,只看到大概的轮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